028-85325992
NEWS 新闻中心

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中央定调金融业发展三大方向 促增长与防风险成两大目标

来源:金融时报     阅读次数:9     发布时间:2019-02-25

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及推动金融改革开放落实,成为当前我国金融业发展的三大主要目标,其受重视程度也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中共中央政治局2月22日就完善金融服务、防范金融风险举行第十三次集体学习。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强调,要深化对国际国内金融形势的认识,正确把握金融本质,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平衡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关系,精准有效处置重点领域风险,深化金融改革开放,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坚决打好防范化解包括金融风险在内的重大风险攻坚战,推动我国金融业健康发展。


可以预见,未来很多金融行业的相关政策都将围绕本次会议确定的三大方向落地实施。随着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持续推进,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功能将得到进一步强化,防风险也将有更扎实的基础。


建立多层次、广覆盖、有差异的银行体系


 “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提法非常新颖,直指当下金融业存在的核心问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研究中心主任曾刚告诉《金融时报》记者,目前金融投向不完全符合经济发展的需要。实体经济尤其是薄弱环节资金供需失衡,资金需求量很大,但供给却跟不上。


对此,会议指出,要更加注意尊重市场规律、坚持精准支持,选择那些符合国家产业发展方向、主业相对集中于实体经济、技术先进、产品有市场、暂时遇到困难的民营企业重点支持。


对这一问题监管也早有重视。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曹宇此前联合撰文称,大力支持小微企业、“三农”和精准脱贫等经济社会发展薄弱环节。加强对创新驱动发展、新旧动能转换、促进“双创”支撑就业、消费升级等领域的金融支持,做好对国家重大发展战略、重大改革举措、重大工程建设的金融服务。有序退出僵尸企业,挤出低效、无效占用的信贷资金,为新兴产业发展腾出空间。


目前,在整个金融系统中占主导地位的银行体系自身就存在覆盖力度不够等问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比起发展成熟的大型商业银行,民营银行、社区银行等中小银行数量虽多,但发展程度不够,导致“三农”、小微、民营等客户群体的金融服务存在缺位,整个银行体系的覆盖面不广。


要构建多层次、广覆盖、有差异的银行体系,就意味着银行体系要增加中小金融机构数量和业务比重,填补大型金融机构无法或无力顾及的市场,从而优化和完善金融机构体系,改善金融服务不充分、不均衡等状况。董希淼表示,要从放宽市场准入、支持拓宽负债来源、鼓励产品创新和差异化竞争入手,支持民营银行、社区银行等中小银行发展。


商业可持续性不足是导致银行机构不敢贷、不愿贷的因素之一。董希淼认为,要提高商业银行服务实体经济重点领域的可持续性,就要尽量避免“一刀切”的行政性指标任务。要鼓励金融机构充分掌握企业经营情况和融资需求,通过优化流程、创新产品等来提升对民营企业的服务。另外,曾刚认为,通过加强融资担保等配套措施降低商业银行的风险,撬动银行资金进入实体领域。同时,银行要树立“共存”的理念,摒弃短视的观念。


构建全方位多层次金融支持服务体系


支持实体经济是我国金融业的工作重点,且已取得了显著成绩。数据显示,去年下半年开始,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的贷款增速已由小幅回落转为平稳增长。今年1月份,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了3.57万亿元,同比多增8818亿元。


央行数据显示,2018年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占同期社会融资规模的81.4%;企业债券占比12.9%,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占比1.9%。“我国金融市场发展中的一个突出的结构性问题是间接融资比重过大,直接融资比重偏小。”董希淼表示,以银行体系为主导的金融市场、过高的间接融资比重是导致我国宏观杠杆率偏高,对小微、民营企业等创新创业“主力军”支持力度薄弱的重要原因。


日前,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的若干意见》对加大直接融资支持力度进行了多方部署,并从加快民营企业首发上市和再融资审核进度、研究扩大定向可转债适用范围和发行规模、扩大创新创业债试点以及抓紧推进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支持民营企业债券发行等多方面作出规划。其中,试点注册制科创板引起了业界广泛关注。


据悉,目前交易所层面的6项配套规则已经结束了意见征集,上交所正在对意见进行梳理和评估,争取早日正式发布实施。而注册制科创板的加快落地也将大大改善科创类企业的融资环境,有助于吸引海外上市的一些企业回归。


要从根本上解决小微、民营企业的融资问题,不能单靠政策要求,更要从构建金融支持服务体系下手;不仅要猛药去沉疴,也要细水长流。对此,习近平指出,要围绕建设现代化经济的产业体系、市场体系、区域发展体系、绿色发展体系等提供精准金融服务,构建风险投资、银行信贷、债券市场、股票市场等全方位、多层次金融支持服务体系。


董希淼认为,银行信贷依旧要发挥“主心骨”的作用,加大对民营企业尤其要重点支持有前景、有市场、暂时遇到困难的民营企业。风险投资公司大多投资于拥有高新技术的初创企业,大多数为科创类未上市企业。债券市场和股票市场的主体多为发展较为成熟的大中型企业。在金融支持服务体系中,各组成部分发挥着具有差异性又具有互补性的功能,共同起到全方位覆盖、多层次支持实体经济的作用。


在稳增长基础上防风险


随着当前金融业务不断创新,业务交叉增多,金融风险也出现新的变化。一些监管法规滞后于业务和风险发展,出现“牛栏里关猫”的现象。为此,监管部门正努力查漏补缺。例如,银保监会近日发文要求在银行业监管规则中嵌入反洗钱反恐怖融资要求,从而确保消除相关风险隐患。


兴业研究分析师陈昊表示,从框架性政策角度看,尚待完成的补短板主要有四个方面。一是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的监管,参照发达经济体经验,为了保证金融体系平稳过渡,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的附加监管要求过渡期大多长达数年。二是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三是商业银行资本补充的问题,四是资管新规的配套文件,包括标准资产和非标准资产的确定。


董希淼认为,此次会议强调在稳增长的基础上防风险。防风险要以稳增长为前提,循序渐进,把握好力度和节奏,控制好防风险对于金融市场和宏观经济的影响。


当下各界有一个共识,那就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需要深化金融改革开放,需要借鉴国际经验完善国内金融行业。而在新一轮的改革开放过程中,金融业也堪称“排头兵”。对此,习近平强调,要把金融改革开放任务落实到位,同时根据国际经济金融发展形势变化和我国发展战略需要,研究推进新的改革开放举措。


曾刚认为,当下金融业改革开放的节奏非常好,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进一步开放的势头、目标都很明确。他建议,在下一步的开放进程中要注意“有序”,避免在开放过程中产生风险,要让开放与监管匹配。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