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85325992
NEWS 新闻中心

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更好发挥金融作用 助力实体经济发展

来源:凤凰财经     阅读次数:11     发布时间:2018-09-12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7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提出,今后金融工作中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服务实体经济”,要引导金融业发展同经济社会发展相协调,促进融资便利化、降低实体经济成本,提高资源配置效率。而激活实体经济活力、创新融资模式、引导金融资本流向、完善金融监管制度成为了促进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四大法宝。  

  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存在的问题

  (一)中小型企业融资渠道不畅。以银行贷款为代表的间接融资是我国中小企业主要融资来源。近几年来,中小企业信贷融资规模和市场份额增长较快。虽然小微企业信贷缺口有所缓解,但金融机构提供的融资服务远不能满足中小企业对资金的需求。由于企业规模与市场竞争力较小,中小型企业在发展中更易出现各种经营困难,企业经营风险较大,较高的风险使中小型企业难以从金融机构获得所需贷款。

  (二)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偏高。由于融资渠道不畅,我国大量中小企业无法从金融机构获得足够的资金,大量融资不得不依靠利率较高的民间借贷完成。因此,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我国金融机构贷款利率并不高,但大量民间借贷的存在大大提高了我国企业实际融资利率,企业融资成本偏高。

  (三)资金“脱实向虚”。截至2017年底,我国广义货币M2供给量为167.68万亿元,国内生产总值GDP为827122亿元,M2总量约为GDP总值的2倍。金融资产规模迅速扩大、金融业自身快速膨胀已成为当前中国经济运行中不可忽视的特征。

  金融业自身扩张速度超出实体经济增速,说明金融业在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服务的同时,也加快了自我循环与膨胀。2016年,我国金融相关率FIR达到3.93,而日本在泡沫经济时的金融相关率约为4.0,说明我国金融业的过度膨胀产生了泡沫,虚拟经济开始与实体经济相背离。

  金融支持实体经济有效性不足的原因

  (一)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利润差距较大。市场经济的发展带动了原材料、劳动力、土地、融资等成本不断上涨,也使市场竞争更为激烈,这些都缩小了实体企业利润空间。与实体经济的低收益相反,虚拟经济利润空间极大。2018年《财富》净利润榜单显示,前十名中有7家企业属于金融业。2014-2017年我国制造业销售利润率仅为5.47%,而房地产业销售利润率为14.63%,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间较大的利润差距,诱使大量资金流出实体产业,资本“脱实向虚”。

  (二)金融体制限制实体融资能力扩大。从信贷市场看,金融体制对实体经济制约表现为金融机构资金供给不足,社会资金参与不足。结构性的供需矛盾,促使金融机构对不同规模企业融资进行差异化定价,导致中小实体企业面临融资难、融资成本高等问题。从正规金融机构获得资金概率的下降,融资渠道的单一,都加重了企业对民间融资的依赖度。而渠道的缺乏,使储蓄与民间闲散资金难以有效合法地投资于实体产业,大量民间资本流入风险、回报率较高的虚拟产业,造成严重的资本错配与浪费,增加了实体产业融资难度。

  从融资结构看,金融机构提供的间接融资占比过高,直接融资与间接融资比例失衡。我国资本市场、风险投资等直接融资渠道不畅,股票市场、债券市场门槛较高,服务于中小企业的场外市场还未建立。直接融资不畅导致实体经济过分依赖于间接融资,弱化了市场机制在资本配置中的作用。而企业过高的负债率、金融风险在商业银行体系中的大量聚集,进一步降低了整个金融系统支持实体企业的主动性。

  (三)金融支持政策落实缺少监督。近年来,我国金融部门制定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但政策的出台并未取得实质性效果。从社会现实和微观现象看,我国实体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融资依旧困难:一方面,因为金融机构追求利润最大化,为中小实体企业服务的主观动力不足。从收益角度看,房地产、金融等行业利润较高,从风险角度看,大型企业或央企经营风险较低,所以金融机构倾向于为高端产业或核心企业提供服务,对中小型实体企业服务意愿偏低;另一方面,考核监督机制的缺乏,使金融机构落实倾斜性信贷政策的客观动力不足。考核标准缺失、机制不完善、监督主体不明确,使得金融支持政策的落地缺乏来自政府的外部监管;金融机构重视程度不足、内部考核激励机制的缺失,使得支持政策落地缺乏内部激励。

  (四)民众投资偏好高风险高回报行业。改革开放后,市场经济体制在我国逐步建立和完善,我国经济快速发展,但在居民收入水平不断增加的同时,社会贫富差距显著增加。少数人群依靠虚拟经济在短期内获得大量财产,“一夜暴富”情形不断出现,民众对于“盈利”的热切渴望不断增强,加之社会中普遍存在的急功近利和浮躁心态,使得多数民众忽视了高收益背后的高风险,表现出对高回报投资的强烈偏好。

  与投资实业相比,资产炒作投资周期短且回报较高,因此社会资本纷纷“脱实向虚”,进入房地产、金融领域。对快速致富的偏好,一方面,改变着我国诚实经营、勤劳致富的传统观念,使社会弥漫着浮躁的氛围;另一方面,也对削弱了“基业长青、追求卓越”的企业家精神,侵害了企业发展的根基,引发社会资本脱离实体经济的恶性循环。

   政策建议

  (一)激发实体经济的活力。从政策上,建议出台推动实体企业改革的相关政策,降低实体企业各项成本。政策重心是使实体企业从单纯的追求经济利润增长转向为追求人与自然和谐发展,政策目标是使实体企业从要素积累转向技术创新,政策手段是使实体企业从倾斜性发展转向普惠性发展。从机制上,建立健全激励约束机制,激发实体经济领域创业和创新活力,让优质资源向有活力、有竞争力的优质实体企业倾斜,促进实体经济健康发展。

  (二)创新融资模式。一是鼓励PPP融资模式参与实体经济的发展。让民间资金通过参与PPP模式分享实体经济发展的成果。二是强化直接融资主体培育。建立沟通平台,将证券公司、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等机构纳入平台中,为拟上市实体企业提供咨询与沟通渠道。三是完善多层次实体资本市场。将“新三板”作为多层次实体市场体系建设的重要措施,对创新型、成长型的小微企业,实施低门槛、高效率的入市政策,并创新监管、诚信、交易制度,为中小型实体企业提供差异化的直接融资服务。四是加快推动公司债市场发展。公司债券作为一种直接融资产品,其融资效率较高,固收类产品发展速度的加快,能够有效降低中小企业债券融资难度。

  (三)合理引导金融资本流向。一方面出台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最低信贷保证金相关制度,防止出现金融机构发生信贷资金完全脱离实体经济现象发生,如果实体企业出现贷款难导致的经营困难,可以考虑动用保证金缓解实体企业贷款难问题;另一方面将实体经济相关信贷指标纳入考核范围,增强金融机构落实倾斜性信贷政策的动力。

  (四)不断完善金融监管制度。金融创新在增强实体经济的活力的同时也孕育新的风险点,因此,在通过金融创新增强其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的同时,也要不断完善相对应的金融监管制度和金融风险预警机制,防范在实体经济方面金融创新所带来的金融风险。



[返回]